宛倾萧晏知大结局阅读

aaa 2021-11-14 10:59:13 4
金陵城,初秋时节。

都督府门内,每月一次的武试已经开始。

宛倾穿着一身单薄的玄色暗卫服,垂于衣袖的手止不住的颤抖。

刚刚比试之时,她的刀已经出鞘,可手忽然不受控制无法发力,下一瞬对方剑身已经指向她的喉咙。

萧晏知一身暗红色都督官服从看台上下来,声音清冷:“你最近的发挥欠佳,若再有下次,就不必参与比试了。”

他径直从她面前经过,目视前方,却没有看她一眼。

宛倾身形一颤,掩在衣袖内的手又不可抑制的发抖起来:“是。”

她压下喉间酸涩,心里也有些发苦。

萧晏知是总揽军政大权的都督,而自己不过是他的一个暗卫。

宛倾微微晃了神,沉默地跟了上去。

这次比试是自己好不容易讨来的机会,只是现在……

她看着前面那抹身影,声音有些哑:“宛倾有愧于主子。”

萧晏知脚步微顿,没有回头,嗓音寒冷:“你知道就好,这几日你就待在梨院,没有我的命令,不得出入。”

梨院是萧晏知六年前在萧府赐给自己的一个住处。

宛倾听言,心底满是涩意:“是,宛倾遵命。”

她知道身为府里暗卫的自己,无权置喙主人的决定。

入夜,寒凉如水。

梨院。

宛倾自回来以后,便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内。

她坐在铜镜前,换下了玄色的暗卫服,换上了一袭红衣。

一身单薄的襦裙抵挡不住初冬的萧瑟,让人无端觉得寒凉刺骨。

看着铜镜中的自己,宛倾满眼悲戚。

突然,门被人打开,借着窗外的月色,她看清了来人。

萧晏知从外缓步走进,满身酒气。

瞧见他,宛倾忙想起身去搀扶,一只有力的手却先一步抚上她的脸。

“倾儿。”

不同于往日的清冷,萧晏知满含柔情的声音让宛倾微微出了神。

六年的相处,他只有喝醉时才会有这么片刻的温柔。

而每当他轻唤着自己“倾儿”时,也更让她无法拒绝。

萧晏知一直清冷孤傲,他甚少喝酒,他第一次喝的这么醉,还是六年前。

当时夜色温柔,他一遍遍地喊她:“倾儿……”

这一刻像极了六年前。

这一夜,宛倾不再无眠。

翌日天蒙蒙亮。

宛倾醒来的时候,床榻已经冷却,不见萧晏知身影。

睡意陡消。

宛倾忙起身打开房门,就在枯树下看见那抹清风一样的风姿。

萧晏知回头看她,薄唇轻启:“你以后搬离萧府,我给你另寻了一处住处。”

宛倾身子一僵,她从未发现,初冬的季节原来会这么冷。

“是。”

简单的一个字好像用尽了宛倾所有的力气。

等萧晏知走了很久,她才压下心中酸涩,转身收拾东西,准备离府。

不想刚到门口,就见萧晏知站在那里,一袭白衣胜雪。

而他身旁正站着一名女子,和她一样,穿着红衫。

遥遥看去,两人看起来般配极了。

宛倾目光微顿,就听萧晏知沉声吩咐下人:“清儿是府里的客人,你们不得对她无礼。”

听到这个称呼,她心神一颤。

这时,一个暗卫瞧见宛倾,走上前低语:“别看了,那是丞相之女宋乐清,以前和我们主子有过婚约。”

婚约!

清儿……

倾儿……

宛倾脑中轰的一声,再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第二章最后一次

初秋寒风凛冽,仿佛吹进了宛倾的心底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乐清的出现,这场还在延续的轮回制比试,宛倾一败再败。

比武台下。

宛倾看着萧晏知冷凝的脸色,心间一颤,下意识握紧了手中刀鞘。

气氛一再冷凝。

这时,坐在萧晏知身边的宋乐清先开了口;“阿知,这位就是你手下的第一暗卫宛倾吧?”

听到她的话,萧晏知冷凝的脸色缓和了几分:“嗯。”

宋乐清温柔地看向宛倾,声音平和:“我听说你是阿知最得力的暗卫。”

宛倾直视着明艳无双的宋乐清,想应声。

可思及近日比试结果,却点不下头。

却听萧晏知声音响起:“府里的暗卫很多。”

闻言,宛倾怔忪了片刻,满心悲凉。

是啊,她只是他众多暗卫的一个。

宋乐清却轻嗔了他一眼,继续对宛倾说:“这都督府里女子甚少,你可否陪在我身边,同我说说话?”

宛倾下意识看向萧晏知,只见他望着宋乐清的目光温柔。

她心底发苦,垂下了眼睫,喉咙干哑:“宛倾还有任务在身,不便跟随,先行告退。”

第一次,没等萧晏知点头,就转身快步离去。

梨院,院内落叶飘飞。

宛倾脑海里满是萧晏知冷凝的表情,如石压在心头喘不过气。

像是寻求解脱般,她拔出剑来开始练剑。

一遍又一遍!

即使握剑的手腕止不住的发颤,哪怕疼到麻木,她也没有停。

可不想下一秒,“唰”一声,剑脱手,摔在了地上。

而这时,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宛倾匆忙将手藏于背后,怕被人瞧见异样。

却不想抬眼就见萧晏知走了进来:“刚刚清儿同你说话,你为何不回?”

他一双眉眼尽是愠怒。

宛倾微微愣住。

萧晏知不觉,一双墨眸压着怒气:“我说过她是府里的客人,你可是将我的话当耳旁风?”

话中浓浓的维护让宛倾喉咙酸涩不已,却只能尽数咽下:“是,宛倾知错。”

六年了,她甚少看见他发怒。

萧晏知嗓音清冷:“记住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宛倾垂于衣袖的手再次颤抖了起来,好久才点下头:“是。”

萧晏知来意已达成,不再多留,转身离去。

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。

宛倾才晃过神,俯身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捡起剑,心里却不可抑制的发苦。

入夜,冷风呼啸。

宛倾没有睡意,独自一人无神漫步在都督府内。

廊下。

她抬头看着天边寥落的星光,无尽的孤寂好像席卷全身。

突然,一道声音响起:“宛姑娘。”

宛倾偏头看去,只见月光下的宋乐清笑得温婉。

她微微拱手,掩下心中心绪:“见过宋小姐。”

宋乐清走上前,站在她身侧:“我听说,府里的暗卫属你跟阿知的时间最久。”

宛倾抿了抿唇,刚想说什么。

就听她继续说:“谢谢你陪阿知这么久,以前他喝醉之时总拉着我陪他,不停的唤我清儿,还总说我们会成婚……”

之后宋乐清还说了什么,宛倾已经听不清了,只记得那句“清儿”!

原来不是倾儿,是清儿。

宛倾鼻尖的温热缓缓滴落在地,再也止不住。

第三章一个奴才

宋乐清瞧见这一幕,眸色微变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宛倾抬手去抹,瞧见那抹红,只淡淡说:“无妨。天色已晚,宋小姐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。”

话落,转身离去。
宛倾萧晏知大结局阅读
宋乐清站在原地,看着宛倾离开时单薄的背影。

心里莫名有些害怕,害怕她会真的走进萧晏知心里。

梨院内漆黑无光。

宛倾走进屋内,借着月色看着满室的孤寂。

宋乐清的话不断回响在耳畔,更让她喉间发苦。

其实她也该满足,至少这六年,萧晏知待自己不薄。

夜色倏忽而过。

翌日,府内武场。

宛倾正在挑选长弓,耳边传来其他暗卫的讨论声。

“主子从前甚少出门,近日却常陪着宋小姐出去。”

“可不是嘛,我还听说因宋小姐说了句喜欢魄玉,主子就将皇上赏给他的稀有魄玉送了过去。”

……

听着这些,宛倾不由想起那日在府门前看见的景象,郎才女貌,般配无双!

她没有勇气再听下去,随便拿了把长弓就往靶场走去。

风声萧萧。

宛倾瞄准靶心刚要拉弓,不想刚用力,腕间就传来一阵刺痛!

手抖了瞬,弓倏然掉在地上。

她强忍着疼俯身捡起,颤抖着手重新拉弓尝试。

但那箭最后还是不可阻止的掉落在了脚边,好像在嘲笑着她的无能!

宛倾心微沉,刚要举弓再来。

一个小厮走上前:“主子请你过去。”

都督府,书房。

宛倾到时,萧晏知正伏案处理公务,一袭青衣,清隽俊朗。

而萧晏知察觉到她来,停下笔:“我看了你最近练习的成绩,较之从前天壤之别,怎会如此?”

但有些话宛倾不能说,只能认错:“是宛倾无用。”

萧晏知也不多问,直接下令:“明日射箭比赛,你去,只可赢,不可输。”

宛倾眸色一颤还未回答。

就听萧晏知嗓音冷清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宛倾只能应下:“是。”

萧晏知“嗯”了声,拂了拂袖:“退下吧。”

宛倾应声退离。

转身离开之际,她回望着清雅华贵的男人,忍不住问:“主子可会成婚?”

萧晏知抬头看来,嗓音冷冽:“我的事,轮不到你来过问。”

宛倾脑海空白了瞬,再待不下去,匆忙狼狈逃离。

院内狂风呼啸。

萧晏知的话在耳畔回荡,宛倾心狠狠一疼。

随即不免自嘲:他说的没错,她只是暗卫,一个奴才而已!

之后,宛倾回了武场练习射箭,一次又一次。

从天亮,到天黑,再到天亮,不曾停歇……

翌日,射箭比武武场。

看台上,萧晏知与宋乐清并肩而坐。

比试台上,宛倾发挥稳定,十支箭羽尽数射中靶心,赢了比试。

宣布结果时。

宛倾下意识看向萧晏知,只见他正和宋乐清说了什么,眉眼是她没见过的温柔。

原本就刺痛的手腕忽然疼痛加重。

她白着张脸快步下了比试台,直到走到一处角落,确定不会被人发现,才颤着手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了嘴里。

苦涩的味道蔓延了唇舌。

渐渐的,疼痛渐缓,宛倾才往回走去复命。

不想刚走近,就听宋乐清有些委屈的声音:“阿知,当初的事是我父亲不同意,我是迫不得已的,我对你一腔真心从未改变。”

萧晏知声音听不出情感:“所以?”

“所以我们还像从前一般,你娶我可好?”

宋乐清的话让宛倾呼吸一窒,紧接着就听萧晏知回道:“好。”

第四章生辰礼

萧晏知那声没有迟疑的“好”,如雷击在宛倾心里。

比试台上,宛倾视线不自觉的往萧晏知和宋乐清所在的方向看去。

这时,开始的锣声响起。

她忙收回视线,专心比试,可原本压下去的疼痛再一次开始叫嚣。

宛倾咬牙忍着,拉弓射箭,精准的落在了靶心。

可血却不受控制的从鼻尖滴滴坠下!

看台上,萧晏知看见这幕,眸色一紧。

随着结束锣声,这轮比试再次以宛倾获胜告终。

武场被鼓掌声不绝如缕。

宛倾强撑着清明朝台下走去,却一个踩空——

萧晏知瞧见,正要上前。

一抹身影抢先一步扶住了宛倾。

刚刚大败郦朝的将军秦疏一袭玄色广袖,身姿挺拔。

他扶着宛倾,递了一方帕子到她眼前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宛倾没有接,抬手用袖角抿去了那抹红:“每到初秋就会这般,不碍事。”

抽回手,拉开两人距离,她转身欲走,却正好对上萧晏知的眸子。

下意识的,宛倾垂下了头。

她不知他是否看见了自己方才的血,也不知若是他问起自己该如何回。

只能在擦肩而过的时候,行了一礼:“宛倾先行告退。”

然后匆匆离去。

将一切看在眼里的秦疏看着她背影,朝萧晏知拱了拱手,快步跟了上去。

看着这一幕,萧晏知漆黑的双目似有浓雾笼罩。

都督府内秋色正浓。

凉风让有些孱弱的宛倾经受不住,打了一个寒颤。

秦疏解下身上的狐裘,披在她肩上:“这三年,你过得好么?”

宛倾默了瞬,只说:“秦将军,请留步。”就继续前行。

她好么?

宛倾也不知道,她不由得想起六年前刚进萧府时,只秦疏一人肯指点自己。

那时,他已是府里暗卫的佼佼者,后来他受萧晏知举荐如愿从军。

至此相隔三年,他已是将军,前途无限。

而自己……

宛倾垂眸看向自己颤抖不止的手,有些黯淡。

再过阵子,自己这双手怕是连剑都拿不起了吧!

夜更深露重。

梨院内,宛倾坐在石桌前,桌上是一碗她自己做的清汤挂面。

今天是她的生辰,也是当初她入都督府成为暗卫的日子。

往年这日,她都会陪在萧晏知的身边,现在却……

凉风拂过。

面已经冷却,黏成一坨,看上去有些难以下咽。

宛倾却好像不觉,只是拿起筷子挑起塞进嘴里,每咽一口都像吞冰!

突然,一道熟悉且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宛倾。”

宛倾抬眸,就见萧晏知一身紫色宽广云袖站在面前。

这一刻,好似梦。

她下意识的轻唤:“主子……”

萧晏知扫了眼她面前的碗,眉间微皱:“今日生辰,你就吃这些?”

宛倾没想到他会记得自己生辰,有些发怔。

紧接着就听他声音再次响起:“这个给你。杏仁酥,清儿说这个好吃,你尝尝,权当给你的生辰礼。”

宛倾呆看着牛皮纸包裹着的奶白糕点,喉间却酸涩:“主子,你可知这是你第一次记得我生辰。”

萧晏知看着这样的她,心间莫名烦闷:“吃完早些歇息。”

话落他便离去。

凝望着萧晏知挺拔俊朗的背影,直到消失不见。

宛倾慢慢收回视线,望着石桌上那块杏仁酥。

微颤的手缓缓拿起,一口接着一口吃了下去,眼泪却顺着脸颊不住滑落。

萧晏知或许忘了,也或许从未记起,她对杏仁过敏。

随着时间划过,宛倾只觉得身上开始痒疼了起来,连带着神志也越来越模糊。

然后“咚”的一声,整个人朝地上栽倒而去!

半个时辰后,一声惊喊响彻了整座都督府——

相关Tags:背影
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