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离别易情难绝》顾微月谈泊卿全文阅读

aaa 2022-03-18 16:17:42 5
终是来到了顾府,顾微月在云锦的搀扶下了车。

朱红色大门此刻敞开着,高高悬挂的匾额写着“顾府”,那是父亲顾曾的字,苍劲有力,字体飘逸。

顾微月走路不像平常家里的女子,那般弱柳拂风,那样细碎的步子,好像风一吹就能立马摔倒,她走路像个男孩子,却透着贵气,加上在西北待过三年,现在看起来,眉宇间有几分男子的豪放气概。

曾经都流行模仿西子,以女子病态为美,即使是健康的女子都要做捧心态,但是顾微月却与众不同,她极为不屑,更不喜模仿别人。

顾微月的确是美得特别的,京城不缺少富家女,才女也是随手一抓就是一大片,美女就更不用说了,后宫的佳丽三千,无一不比她美,可是她有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傲气,她随性,她不羁,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男儿气概。

她大步流星地走向大堂,见到从小把自己捧在手心的母亲,眼泪簌簌的滑过脸颊,跪在母亲面前,抽泣着喊到:“娘!”

顾夫人已是满脸泪水,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女儿,在婢女的搀扶下走到她面前,话语哽咽在喉咙,“月儿!”

三年的分别,母女二人一见面竟然就这样哭了,柳姨娘和顾花朝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不过顾微月是骄纵惯了的,即使柳姨娘是长辈,她照样不放在眼里。

顾微月的母亲李氏是父亲的正妻,生有一子二女,分别是大哥顾浩辰,现是威远将军,年方二十,接着就是姐姐顾花朝,年方十六,性温和,再就是顾微月,顾微月与姐姐顾花朝虽是同一娘胎出声的,却是性格不合,微月是很看不惯顾花朝,原因就是顾花朝这个人表里不一。

顾花朝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往往是大家闺秀,温柔似水,对她这个妹妹却是百般刁难,两人经常吵嘴打架。

柳姨娘有一个儿子,是顾微月的二哥,名顾泽悠,年十八,现任太学品正,顾微月从小就崇拜她的这位二哥,她虽然不喜欢柳姨娘,却是真的喜欢她这二哥的。

和母亲的话语都是发自内心的,这三年,顾微月最是想念的便是自己的母亲,母亲性子温和,柳姨娘总是没大没小,尊卑不分,母亲这样的性格,少不了要吃些亏的。

“月儿,三年不见,姐姐也很想念妹妹啊!”顾花朝笑着说,走过来握住她的手,今日顾花朝一袭淡青色衣裳,一抹淡妆,略显病态,大概是此时女子最喜爱的打扮了。

顾花朝长微月一岁半,现在十六了,想来也还是待字闺中的,微月虽然是不太喜欢她,面子却还是要给的!

“姐姐,妹妹在西北的这段时间时常梦到姐姐呢!”说的可真是违心,顾微月只觉得自己胃在翻滚。

“呵呵,我可是经常想起咱们小时候的事呢!”顾花朝笑得很甜,好像是真的很想念顾微月似的。

“月儿,”柳姨娘走过来,上下打量着微月,“哟,月儿可真是出落的越发美了!”

“姨娘。”微月轻轻地唤了一声,却没有接下她的话。

“对了,月儿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府里可是发生了一件大喜事呢?”母亲带着笑,有时候真是不得不说,她这娘亲,心计可能比她还浅。

微月抬眼,看母亲的同时又看向柳姨娘,只见她荣光满面。
《离别易情难绝》顾微月谈泊卿全文阅读
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问:“什么事?”

“你姨娘有喜了!”母亲开心地说到。

顾微月暗自叹息,还真是有惊无喜啊!这个母亲,为人善良,这柳姨娘在府里都不知道干了多少事,偏偏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任由她胡作非为,府里的事也不怎么管。

顾微月站起来,微微欠身,“恭喜姨娘。”

说完又回过头,对着娘说:“娘,女儿这次回来,可是给娘带了礼物呢!”

“哦,我的月儿给为娘带了什么啊?”

微月朝云锦使个眼色,云锦帮我拿来一个檀木做的小盒子,她接过,朝着母亲打开那盒子,一只做工精致的翡翠镯子出现在众人面前,娘亲满脸都是笑容,欢喜着收下,接着微月又给柳姨娘她们送了礼物,其实本来是没有给她们准备的,又觉得不太好,就从京城的店铺里买了一点东西给她们。

此时一阵朗朗笑声传来,“哈哈,听说小妹未时回府,现下可是回来了?”

顾微月心下大喜,是二哥的声音!

回头看过去,只见二哥跨步走进大堂,风度翩翩,仪表不凡,一袭白袍,面冠如玉。

二哥这个样子,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芳心破碎于此了。

“二哥!”微月小步跑过去,咧嘴一笑,“二哥,三年不见,你可有思念我?”这话一出,顾泽悠楞住了,随即又一笑置之,刚要开口说话,柳姨娘尖锐的声音传过来:“月儿已及笄,一个女孩子家,怎么说这种话!”

微月不理会她,顾泽悠却是朝着李夫人和柳姨娘拱手行礼,又转过身来,嘴角的笑不减,“当然!”

微月一下没有反应过来,又拉扯着顾泽悠说了好些话才回房。

微月来到住的院子里,秋月阁三个大字摆在正中间,跟刚刚离开时一样,看来母亲是一直很想念她的。

房中的摆设依旧,什么都没有变化,云锦带着一行人收拾着行李,微月则坐在红木椅上面,手上拿着一支玉箫,想着大哥应是去北方战场了,当下北方匈奴突袭国家边境,大哥是威远将军,年轻有为,极受皇帝重视。

正当她想着的时候,二哥走进来了。

忙把玉箫藏在身后,站起来走到二哥面前。

“小妹可还习惯?”二哥环顾四周。

“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,怎么会不习惯呢!”

“也是,”二哥似乎看到微月藏着什么东西了,说“小妹可是藏着什么了?”

微月眨眨大眼睛,调皮地说到:“你猜。”

二哥背着手,说:“依为兄看,小妹刚刚给夫人,娘,还有三妹都送了礼物,连夫人身边的丫鬟白苹,红巾都有礼物,却唯独我没有,小妹手中拿着的,必定是要送给二哥的礼物了。”

她有些不甘心,却还是乖乖的拿出玉箫。

二哥接过,“好一支玉箫!”

“那当然,这可是我亲自挑的。”微月很得意。

“哈哈,谢过小妹了。”

连日来的舟车劳顿,顾微月是真的有些累了,加上昨天遇到的事情,更加让她头痛,晚饭过后,便早早的睡下了。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