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竹凉夜影小说 沈灀裴璟曹瑾完本阅读

小冰 2022-05-19 12:59:12 1
墨竹凉夜影小说 沈灀裴璟曹瑾完本阅读

枇杷村通往外界的山间小路上,奔跑的马儿受惊,扬起前蹄长嘶一声。

“臭丫头,你找死啊!”赶马的牙婆穿红戴绿,打着猴屁股似的红胭脂,一把勒住缰绳,口水横飞的大骂起来。

少女直挺挺的拦截在路中间,明明身姿纤弱如嫩柳,却更像凌霜傲雪的松柏,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。

她缓缓抬起脸,本来白皙的肌肤上长满了如蚂蚁般密密麻麻的褐色斑点,看着让人胃里不适,不过仔细看看,女孩子的五官倒是有些钟灵毓秀的味道,像是深山水涧里寂静盛开的洁白梨花,带着一丝飘渺的清丽。

然而她掀起的双眼中却是滚滚煞气。

“把车厢里的男孩留下。”

牙婆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,两眼都翻上天了,“哪里来的黄毛丫头,快滚!别妨碍老娘办事!”说着就挥舞马鞭。

少女躲也不躲,手指一弹,拇指盖大小的石子风驰电掣般飞出去,准确无误的钉在婆子甩鞭的手背上,牙婆痛叫一声,整个人都从车辕上滚下来。

她快步上前,掀开车帘,就看到里面有个小男孩被五花大绑用烂布条子堵着嘴,她连忙伸手帮他解开束缚。

“阿弟?”却在看清小男孩长相的刹那,少女整个身子剧烈一颤。

小男孩得以解救,紧紧拽住她的手,激动的满脸热泪,“大姐你还活着?你还活着!太好了太好了!平安就知道大姐不会丢下我们的!娘和二姐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!”

少女沉吟,这具身体的确还活着,只不过不再是枇杷村因为因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,而被推下悬崖摔死的“苏晚”。

而是在末日年代为了给阿弟报仇被丧尸咬成碎片的“苏晚”。

她……穿越了。

本是醒来后想起原主死前拼命维护的阿弟,想为原主做点什么,而她没想到,眼前这个小男孩,简直和她穿越前的阿弟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!

难道是上天的垂怜吗?

在末世,她是孤儿,后来收养了同样是孤儿的阿弟,两人像根没人疼没人爱的野草,互相取暖互相照顾,阿弟就是她这辈子最亲的人!

想起后来逃亡路上阿弟为了引开丧尸拿自己的身体当肉墙,苏晚胸腔涌起一阵难以呼吸的闷疼,她眼泪控制不住的扑簌簌落下,两手颤抖着,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,几乎哽咽难以成声,“嗯,大姐没死,大姐要和娘,还有弟弟妹妹一起好好生活。”

这里虽说落后了些,却没有丧尸,没有病毒,最重要的是,这里有她最爱的阿弟!有爱!

这一世,她再不会让这些人为她再受一点委屈了!

牙婆从地上爬起来,狼狈又忌惮的后退一步,壮胆子喊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啥?这小子是我买来的,你不能带走!”

苏晚将苏平安护在身后,眸光清冷,瞥了眼那婆子。

那两道视线像长了眼的刀子似的,冷飕飕贴上她的脖颈,她后背一麻,每一根汗毛都要竖起来了。

苏晚却忽而一笑,朝不远处撒脚丫子跑来的几个人影努了努嘴,话音冰冷锋利,“看,你的卖主来了,你可以去要回银子,但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非要带走我弟弟,那咱就把这事闹大!”

牙婆在三教九流里混久了,也不是吃素的,要真是被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唬住了那才是丢了老脸,当下也长了声势,从袖子里掏出卖身文契甩了甩,嘴边长毛的大痦子得瑟的一抖一抖的。

“闹就闹!我还能怕你咋地?这卖身文契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,银货两迄,就算告到官府我也有话说!”

苏晚:“……”

她忘了古代买卖人口是常事,只要签了卖身契约都是合法的。

“小晚?平安?”

正思索间,一位穿补丁衣服的妇人率先跑来,满身大汗,鬓发狼藉,像是在做梦似的将姐弟俩紧紧搂在怀里,崩溃大哭道:“娘不是看错了吧?我的小晚,你还活着,你知不知道娘在悬崖底下找了你一天一夜啊,还有平安,我的儿,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们了!”

苏晚冷不丁被抱住,抬头看了看妇人肿的像杏核似的哭眼,心里被一股莫名的酸涩情绪充斥着。

这怀抱真的好温暖踏实啊,原来这就是有娘疼爱的滋味吗?

苏平安倚在袁淑善怀里痛哭失声,因刚刚婆子告诉他,他根本不是去镇上做工,奶奶为了换银子把他卖去宫里做太监,是要割掉子孙根,永生永世老死宫中的。

苏晚强忍住眼底的泪意,只紧抿着唇,一双有血丝弥漫的眼睛冷冷扫过后面这两个撵来的死婆娘,脑海里迅速回忆着。

前面这个身材瘦小,脸上有密密麻麻雀斑的是杨玉芝,这是苏家老三的媳妇杨玉芝,也就是原主的三婶子。

后面这个走路外八,脸上皱纹多的能走迷宫的是马氏,这是原主的奶奶。

其实她根本不能算原主的亲奶奶,当初马氏成亲几年也没个一儿半女,为了招子就从远房祖亲里过继了一个养子,便是苏家老大苏大山。

后来马氏又生了两子两女,自然更不把苏大山看在眼里,想方设法的磋磨着,把大房的人当牛做马的使唤。

苏晚似笑不笑的看着两人,漆黑的双眸寒色凛凛,唇角微勾,懒洋洋道:“奶奶,三婶,怎么?看到我还活着你们好像很失望的样子啊?”
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