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沈娇娇周君豪小说书名是《沈娇娇周君豪》_沈娇娇周君豪txt小说阅读

小冰 2023-03-14 23:19:48 2
原创沈娇娇周君豪小说书名是《沈娇娇周君豪》_沈娇娇周君豪txt小说阅读

周君豪把钱塞到沈娇娇手里,沉声道:“天晚了,早点回去。”

沈娇娇捏着钱,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
是错觉吗?他刚刚的语气好像透着丝关心……

雨更大了。

她来不及多想,收拾好店面,守着阿嬷吃药睡下后才冒雨跑回大院。

沈娇娇才脱光湿透的衣裤,一道惊雷骤起,闪电的光穿过没关的窗,照在她骤白的脸上。

前世的记忆猛然窜出,她捂着头蜷缩着,眼神惶恐失焦。

上辈子也是这样的雷雨夜,她抱着出车祸的安安,绝望喊着救命,可没有一个人来帮她……

“安安……安安!”

“救命……谁来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

突然,房门‘咔’的被推开。

周君豪只一眼,就看光了窗边不着寸缕的女人……





第7章

周君豪很快就发现不对。

女人脸色苍白,没有焦距的双眼满是惊恐。

他拧眉跨上前,脱了外套盖住那胴体:“你怎么了?”

听见周君豪的声音,沈娇娇愣愣看向她,但却还没有恢复神志。

她整个人都在颤,言语混乱:“我害怕……疼……我疼。”

几个小时前还从容不迫的女人此时紧抱双臂,微红的双眼泛着泪光,整个人仿佛一碰就碎。

周君豪心莫名一软,不由将人拥入怀:“哪里疼?”

话落,又是一道雷鸣。

沈娇娇吓得紧紧箍住他,柔软的身体透过单薄的衬衣印在胸膛,周君豪只觉得一股热气往身下涌。

眼眸暗了几许,他把人抱上床,难得耐心哄着: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

闻着那熟悉的皂角香,沈娇娇竟然慢慢阖上眼……

天刚亮,沈娇娇悠悠转醒,身边空无一人。

摸了摸那被躺过的地方,还有余温。

周君豪刚走不久。

她坐起身,回想起昨晚,脸上顿时羞红一片。

周君豪抱了她一夜,他是不是也没有那么讨厌她?

正想着,周安安便跑了进来,蹬着腿上床:“我今天不用去幼儿园,要跟阿妈一起去看太奶奶。”

沈娇娇愣了瞬,阿嬷的确很久没见孩子了,也念叨了几次。

她揉了揉周安安的头:“好,安安跟阿妈一起去。”

说话间,她心中燃起了希望。

也许她和周君豪还有可能,如果孩子有个父母和谐的家庭,以后应该会幸福吧?

洗漱后,沈娇娇便带着孩子去了面馆。

阿嬷一见着孩子,就从铁盒里拿出准备好的糖,塞到他手里。

周安安把糖拢在手心,乖巧地亲了她一口,老人乐不可支。

看着这一幕,沈娇娇的心就被填满了一样。

真好,阿嬷在,孩子也平安。

她这辈子所求得,就是他们平平安安……

让周安安在后屋陪着阿嬷,她便去前面忙活了。

正好开张,却见周慧芳突然气势汹汹的冲过来,二话不说掀翻店里的空桌子:“好你个沈娇娇,主意都打到老首长那儿了,你手段够多的啊!”

尖锐的痛斥惹来外头路过的人频频回周。

“你又闹什么?”沈娇娇皱眉。

“还装蒜,今早张燕来给我检查,把昨晚的事都告诉我了!”

周慧芳目光阴毒,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:“你讨好老首长,想让他们给你撑腰是不是?还给他们做面,就你做的东西,吃死人还要连累君豪!”

沈娇娇顿觉青筋隐隐作痛:“你说话干净点,我们家的面没有问题。我也没找谁给我撑腰……”

“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,要么把店关了,回周家老老实实洗衣做饭,要么跟君豪离婚,带着你那两个拖油瓶滚,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周慧芳踢开脚边的椅子,风似的走了。

沈娇娇表情很是难看,心里更是多了分不安。

但顾及阿嬷和孩子,她又匆匆朝后屋看了一眼,好在没被他们发现。

她松了口气,只当做什么没有发生,摆好座椅继续招待客人。

忙碌也让沈娇娇没有时间去想周慧芳的话。

晚上打了烊后,她才抱着已经睡着的周安安回去。

一进门,便听堂屋传来周慧芳诉苦。

“当初你娶沈娇娇我就坚决反对,都怪爸死要面子非要你给沈娇娇名分,结果她进门没多久就克死了爸妈!””

“现在她天天在家气我,我看她是要把我也克死才甘心!咱周家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,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个狗皮膏药?!”

“亏你还是个团长,连婚都离不了。”

沈娇娇停住脚,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周安安。

下一秒,周君豪清冷的嗓音幽幽传出。

“军婚只是难离,不是不能离。”





第8章

周君豪的冷漠如刀,割裂了沈娇娇早上升腾的希望。

低下头,看着怀中孩子香甜的睡颜,她眼眶泛酸。

她没了进堂屋的勇气,抱着孩子从后门进了房间。

入夜,她又做起噩梦。

梦里,她见到一身白衣的阿嬷,牵着浑身是血的安安,冲她招手,告别……

“不……不要!”

坠落的失重感让沈娇娇浑身一抖,猛然睁眼坐起身。

冷汗划过苍白的脸,她喘着气,望向沙发上铺好的被褥。

周君豪没进来过。

忽然,门外传来周安安的声音。

“阿爸,阿妈不跟我们一起去张阿姨那儿去住吗?”

听到这话,她心猛然一沉,连鞋也来不及穿就跑了出去。

一开门,便见穿戴整齐的周君豪一手提着一个木箱和书包,一手牵着还睡眼惺忪的安安。

沈娇娇呼吸发窒:“你要跟安安住张燕那儿去?”

这也太荒唐了,他们还没离婚,他怎么能让安安跟张燕住一起?

偏偏,周君豪却还回复得理所当然。

“姐快回婆家了,我训练忙,家里没人,张燕家正好离幼儿园近,她细心,暂时照顾安安正好。”6

“你安心管你的面馆就成了。”

沈娇娇踉跄一步,什么叫张燕正好照顾孩子?

就算离婚,她也才是安安的妈妈

她紧了紧手,俯身将周安安拉了过来,仰头凝着自己爱了两辈子的男人,头一次冷静拒绝。

“我能管面馆,也能管好安安。”

顿了顿,又补充了句:“而且安安还小,和父母在一起对他成长才好。”

话刚落音,身后冷不丁传来周慧芳的讥讽:“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自己,少拿孩子当借口!”

气氛僵凝。

周君豪看着沈娇娇眼底少有的坚决,视线扫过她松垮的睡衣:“既然要管,先管好你自己,把衣服穿好。”

沈娇娇怔了瞬,低头一看。

睡衣衣襟微敞着,露出大片雪白的凝肤。

她面颊微热,略微窘迫地扣好胸前的纽扣。

说完,人就大步离去。

周慧芳越过沈娇娇,狠狠剜了眼周安安:“小孽种。”

周安安害怕地把整个身子缩在沈娇娇腿后。

等周慧芳出去了,孩子才仰起脑袋问:“阿妈,什么是小孽种?”

天真的语气让沈娇娇内疚又心酸,她忍着苦涩将孩子抱进怀里:“姑姑胡说的,别放在心上。”

看着周安安懵懂的眼神,她无法想象这辈子再失去他时,会是怎么样的绝望。

心底下定决心,如果周君豪铁了心要离婚,就算自己一无所有,也不能把孩子交给其他人!

恰好今天要带阿嬷去医院复诊,但又不再敢让周慧芳照看孩子,沈娇娇便把孩子暂时托付给隔壁关系还算好的王姨照看。

收拾好后,她便去了面馆。

阿嬷已经起了,自从出院后,她好像一下老了十岁,以往有力的手连拿梳子都颤颤巍巍的。

沈娇娇坐过去接过梳子,帮她轻轻梳着白发。

阿嬷拍拍她的膝盖:“你天天这么忙着,都没时间跟君豪在一块了,你俩没吵架吧?”

沈娇娇手一滞,想着周君豪说离婚的事儿,眼眶发涩。

她捱着酸苦,扯出个笑:“没有,我俩挺好的。”

阿嬷这才放心地松口气。

陪着老人去医院检查,一转眼,一个上午就过去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沈娇娇的心总有股不安,有个声音催着她回去。

做完检查,送阿嬷回了医馆之后,她便匆匆赶回去,不料,半道上却遇见慌乱赶来的王姨——

“出事了!你大姑子跟安安说君豪要让张燕当他新妈妈,安安哭着跑出来找你,被车撞了!”





第9章

王姨的话像道惊雷,震得沈娇娇双腿发软。

来不及思考,她跟着王姨匆匆奔向病房。

冲进病房时,只见安安双眼紧闭,头上缠着纱布,瘦小的身体像是陷进了病床里。

沈娇娇心一窒,踉跄跑过去:“安安!”

一旁的医生看着她红通通的眼睛,安慰道:“孩子受了些皮外伤,但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受了惊吓睡着了。”

沈娇娇并没有被安慰到多少,望着孩子苍白的小脸,自责如泉涌。

上辈子也是这样,安安为了寻找她而被车撞……

护士看了眼她发颤的泪,皱眉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来,孩子的父亲呢?”

沈娇娇心里五味杂陈,只哑声岔开话题:“是我没照顾好孩子,谢谢您……”

见她这样说,护士叹了口气便走了。

沈娇娇心疼抚着周安安的脸,如鲠在喉:“对不起,都是阿妈不好,阿妈该把你带在身边的。”

说话间,耳畔不由想起周慧芳那些威胁的话。

如果这种事重演,孩子还能这么幸运的躲过吗?

一个小时后,护士来提醒缴治疗费,沈娇娇才起身准备去缴费。

刚出病房,便听见有人议论。

“你刚看见了吗?部队外那家面馆着火了,火势大的把旁边两家店都给烧了!”

“看见了!听说开面馆的老太太还在里头,也不知道被救出来没有!”

沈娇娇面色大骇。

面馆着火?

阿嬷还在里面!

她将钱塞进护士手里,匆匆道:“麻烦替我缴一下费,还有照看一下孩子!”

沈娇娇分身乏术,满腔惶恐。

回面馆的路上,她几次摔倒,全依着本能爬起朝前狂奔。7

等赶到时,只见面馆外围满了人,包括面馆在内的三家店铺被烧成面目全非,几十个穿军装的军人正扛着水管浇灭剩余的火。

“快,老太太昏迷了,得赶紧送医院!”

视线朝声源扫去,她看见不省人事的阿嬷被人台上车。

沈娇娇心如刀绞:“阿嬷!”

她跌跌撞撞地朝老人跑去,却被一只手狠狠扼住手腕。

错愕回头,撞上周君豪盛怒的眸子。

“沈娇娇,这就是你说的会管好自己,管好面馆?”

冷冽的质问刺的沈娇娇心一抽,转头间,载着阿嬷的车已经开走了。

周君豪看着她,低斥重如巨山:“你知不知道,就因为你没熄面馆的炉火,不只你阿嬷,多少人都可能因为你的失误而丧命?”

沈娇娇慌得摇头辩解:“不是的,我熄火才走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两个公安走了过来:“沈娇娇,先不管你有意无意,请先跟我们去公安局接受调查吧。”

说着,一左一右把僵住的沈娇娇往车上带。

她紧盯着周君豪,脸色煞白。

男人却转身离开,比陌生人还要冷漠。

她红着眼,在嘈杂中朝他嘶声大喊:“君豪,安安出了车祸在医院里,你能不能去照顾一下他?”

然而周君豪一直没有回头。

泪水淹没沈娇娇的眼。

他是没听见,还是根本不在乎孩子?

无数道谴责的目光如箭射来,可没有一道比周君豪的漠视锋利,把她刺的伤痕累累。

他莫名想起沈娇娇被公安带走时无措委屈的眼神,烦乱的心又多了丝不安。

昨天,他并不是看不到她的求助,只是作为她的丈夫,他越冷漠,被人在处理她的事情上,出于怜悯才会偏向她。

昨晚跟政委讨论完纵火事件,他本想去医院,可半路却接到紧急集合的指令,只能把钱给警卫员,让他去缴阿嬷和孩子的治疗费。

这一忙,就拖到现在才回,沈娇娇始终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周君豪眉目紧拧,或许他该正视沈娇娇对自己的影响,这段时间相处,她也并没有想象的糟糕。

跟她过一生,似乎也不是不行。

思索间,他已经走到了张燕办公室门口。

正要敲门,却听里头传出说话声。

“燕儿,你不愧是我的女儿,只假装一次食物中毒,就让周团长和沈娇娇离了婚。”

“妈,其实他们离婚主要还是周慧芳想的办法,她为了赶沈娇娇走,硬是装了这么久心脏病,连面馆那火,都是她过去放的。”

“偷偷告诉你,那周安安出车祸,也是周慧芳故意刺激,说我要给他做新妈妈,他才跑出去出事的!”

“啧,可惜了,拖油瓶怎么没被撞死呢,要是你将来嫁给君豪,前头有这么小的,多膈应!”

“妈,你这不用担心,周慧芳说了,今晚要给沈娇娇重重一击,一定会逼得沈娇娇带着那拖油瓶离开——”

“嘭!”

周君豪再也忍不下去,踹开了办公室门。

屋内,张燕瞧见他,顿时煞白了脸:“君豪?你什么时候来的?你听见什么了吗……”

周君豪狠狠睨了一眼屋内的母女,目光如冰:“该听见的,不该听见的都听了,有什么话,你留着去纪检部说吧。”

说完,转身风似的走了。

风像是灌进了喉咙,刺骨的凉。

愤怒、懊悔和自责糅杂在周君豪心上,揪的他连呼吸都开始艰难。

他误会了沈娇娇,姐姐还差点害死他的孩子!

蓦然间,她无助的眼神越发深刻,驱使着他加快脚步。

回到大院,周君豪刚一推开大门,就见周慧芳面色红润冲了出来。

瞧见他,她立刻欢天喜地挥着手里的一张离婚申请报告。

“君豪,大喜事啊!沈娇娇签完离婚报告带着那两个拖油瓶走了,咱们老周家终于清静了!”





第11章

周君豪双腿霎时僵在原地,整个大脑都陷入了空白。

沈娇娇走了!?

周慧芳丝毫没察觉到他的不对劲,满心都是沈娇娇和周安安不会在眼前碍眼了,喜滋滋地把报告塞到他手里。

“咱们盼了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这天了,这下你跟张燕总算能修成正果了。”

周君豪怔看着手里薄薄的纸,当看到沈娇娇娟秀的字迹,顿觉有千斤重。

他捏紧了拳,冷凝的目光盯着一脸兴奋的周慧芳:“姐,你根本没有心脏病对不对?”

闻言,周慧芳的笑瞬时在脸上凝固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还跟安安说,我要让张燕做他的新妈妈,导致他跑出去被车撞,你甚至跑沈娇娇的面馆去放火,想烧死她阿嬷,逼她跟我离婚,对不对!”

周君豪一步步紧闭,摄人的压迫感让周慧芳白了脸,连连后退。

她满脸是遮不住的慌乱:“你,你到底在胡说什么?”

“张燕已经把所有事都说了,你还不承认!?”0

周君豪紧咬着后槽牙,愤恨的眼中满起不可置信和失望。

眼前的女人是比自己年长十二岁的亲生姐姐,从小就爱护他,甚至在父母去世后,又像个母亲关心着自己,可他怎么也想不到,她居然有这么狠心的一面。

听到周君豪的驳斥,周慧芳彻底乱了阵脚。

慌神间,索性破罐子破摔:“没错,我没有病,话是我说的,面馆的火也是我放的。”

见她承认了,可脸上丝毫没有犯错的惭愧和后悔,周君豪脸色难看非常:“姐,你……”

“可我做一切都是为了谁?都是为了你啊!咱军人世家,你就算不能找个门当户对的大院里的人,也该是个城里有学历的姑娘,哪里轮得到沈娇娇一个穷的叮当响的贫农,还是咱家洗衣做饭的保姆!”

说到这儿,周慧芳气的面红耳赤:“而且她还那么不要脸的爬上你的床,害的咱没了爸妈,你要我咋接受一个害死咱父母的女人当弟妹!”

周君豪怒从心起:“你可以不喜欢沈娇娇,但你怎么可以栽赃她,你知不知道她差点因为你坐牢,你也已经犯罪了!”

周慧芳头一扭,赌气地坐到沙发上:“那又怎么样,你还能把我这个亲姐送去公安局?”

气氛陷入寒冰般的沉默。

就在周慧芳以为周君豪快要妥协时,却见他抓着离婚申请报告大步跨了出去。

她‘噌’的起身:“你上哪儿去?把离婚报告留下!”

见周君豪不停,她又气恼大喊:“你找不到她的!我打听过了,她带着周安安和那老太婆早上就坐车走了!”

周君豪步伐一滞,但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外头的警卫员敬了个礼,他绷着脸直接上了车。

随后,他打了个电话,查到了沈娇娇的去向,买了汽车票去了南茂市。

沈娇娇家在南茂市的虹新村,汽车走最快的214国道需要五个小时,现在去追应该还追得上。

就在周君豪刚发动车子,一营营长杨超开车过来。

他下了车,急匆匆跑过来:“团长,紧急集合!”

周君豪面色一变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南茂市出现严重山体滑坡,214国道、虹新村、荷叶村等六七个村子都被埋了!”





第12章

听着杨超的话,周君豪瞳孔骤然紧缩。

恍然间,脑海中沈娇娇和周安安的模样都成了黑白色!

214国道,虹新村,无论他们在哪儿,都难逃脱山体滑坡的厄运。

没等杨超反应,周君豪猛地发动车子,朝部队疾驰而去。

他也来不及多想,连忙上车跟了过去。

临危受命,周君豪带着上级的紧急指令,带人赶往南茂市抢险救人。

越靠近南茂市,雨越大。

车上,杨超看着身边紧盯窗外的周君豪,脸上不由闪过抹疑惑。

周君豪是出了名的沉稳和临危不惧,为什么现在会从他眼里看到不安,还有丝若隐若现的慌乱。

“团长。”杨超忍不住问,“你没事吧?”

周君豪抿唇不说话,满脑子都是沈娇娇他们的安危。

直至天黑,部队的车才穿过南茂市,上了214国道,行驶十公里后,远远就看见国道旁倾塌的山坡,混着石头和树根的黄土几乎淹没为了整条路。


相关Tags:冷漠妈妈
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